全国人大代表
嘉宾照片

卫小春
编者按:2004年3月13日19:30,全国人大代表、山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副院长卫小春做客强国论坛两会专区,就“农村医疗保障与SARS后的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与网友交流。
    [现场照片]     
  卫小春男, 出生于1959年12月16日。1998年3月在瑞典获博士学位(Ph. D.),后在瑞典Linkoping大学医院及瑞士苏黎士大学医学院做博士后。现为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骨科副主任、教授,同济医科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十届全国人大代表,民进中央委员。
    [嘉宾文集]

代表委员访谈

两会关注的教育话题(2004.3.13)
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
全国人大代表、南京理工大学党委书记郑亚

民营经济发展与法制环境(2004.3.13)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步步高连锁超市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王填

完善社会保障制度,解决困难群体的生活(2004.3.12)
全国人大常委、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郑功成

网络与参政议政(2004.3.12)
全国政协常委、苏州市副市长朱永新
全国政协委员、昆明理工大学副校长罗黎辉

老区高新企业的发展(2004.3.11)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羚锐有限公司董事长熊维政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固始三高集团董事长竹学军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汽车消费政策(2004.3.10)
全国人大代表、广州本田汽车公司副总经理曾庆洪

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强化国资管理(2004.3.10)
全国人大代表、东风汽车公司总经理苗圩

民事审判司法解释工作和行政诉讼审判(2004.3.9)
高法民一庭庭长孙华璞、行政庭庭长赵大光

生产建设兵团在新时期对新疆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作用(2004.3.9)
全国人大代表、中共中央委员、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司令员张庆黎

推进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2004.3.7)
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委员应松年

振兴东北,我们要做什么?(2004.3.6)
全国人大代表、吉林省白城市市长岳清友、辽宁省阜新市市长姚志平、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市长林秀山

增收减负,发展农业(2004.3.6)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副省长王明义

增加农民收入 减轻农民负担(2004.3.6)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徐更生

听《报告》,谈感受(2004.3.5)
全国政协委员刘昌谋、全国人大代表李茂芝

我当人大代表一年来的履职情况兼谈教育问题(2004.3.3)
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大教授周洪宇

我当政协委员第一年(2004.2.27)
全国政协常委、苏州市副市长朱永新

两会前夕话教育(2004.2.24)
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大教授周洪宇

相关专题
人民网《全国人大政协十届二次会议》特别报道

  强国社区>> 嘉宾访谈整理区 >> 强国论坛访谈全记录

农村医疗保障与SARS后的公共卫生体系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山西医科大第二附属医院副院长【卫小春】   
  我们的基本国情不能和瑞典等欧洲国家相比,这包括医疗设备和政府所提供的社会保障服务。在我们国家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发展不平衡,在大城市的某些医院,医疗水平可以和发达国家相比,但它们所服务的人毕竟是少数,但在广大的农村地区却缺医少药,得不到基本的医疗服务。在我们这么人口众多的国家,让政府一下子就完全负担了全国人民的医疗服务,也是不现实的。所以说,现在正在试点的新型农民医疗合作制度,可能是一个解决的方法。  

  【卫小春】:各位网友大家好!很高兴和大家在网上共同交流。我想和大家聊一聊农村医疗卫生和大家所关心的公共卫生事业,你有什么好的想法请告诉我。

  [小火龙]:请嘉宾介绍一下现在农村医疗卫生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

  【卫小春】:我们国家现在农村还没有摆脱缺医少药的状态。存在的第一个问题是农村卫生基础设施差,没有从县、乡、村分级的服务网络,这样农民就没有地方去看病。生了病以后,可能要走很远路到城市的医院去看病。第二个问题,农村缺乏较高素质的医疗卫生服务人员,这样农民病了以后,也没有人能给他们看病。第三个问题,由于我们国家城乡收入差别非常大,有许多农村地区,农民的收入很差,他们的收入只能维持他们一般的生活,如果没有疾病的时候,生活过的还可以,当然有些人可能比较贫困,但一旦有病,就会面临着因病致贫的问题。所以农村卫生状态在很多地方存在者设施差、没有服务人员、再一个就是经济条件差。

  [七十年代出生者的声音]:以前村村有医生 ,现在没有了,谈谈你们的感想如何,进步还是退步?

  【卫小春】:实事求是的说,这确实是一种退步。在改革开放以前,我们有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当时虽然设施比较落后,赤脚医生的业务水平可能比较低,但是农民毕竟还是有地方看病,能够找到医生看病。改革开放以后,我们正在建立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把很多社会事业推向市场,期望通过市场经济的方法解决。但是,事实教育我们卫生事业完全推向市场是不行的。因为,卫生事业它有公益性,他的收益和成本不完全相符,有时候是相悖离的。所以没有政府的引导,把农村卫生事业完全推向市场,这个服务网络就会逐渐的衰退。我们现在要反思我们所走过的路,采取措施重新建设农村医疗卫生设施。

  [无名之贝]:请问嘉宾您认为现在农村的医疗保健和公共卫生体系健全吗?主要问题在哪里?应如何解决?

  【卫小春】:很明显,我们农村的医疗卫生体系不健全,存在的问题我在开场白当中已经谈到了三个问题。

  [无名之贝]:卫院长身在教学医院,了解农村的医疗卫生情况吗?您经常到基层医疗、保健、防疫机构吗?

  【卫小春】:我比较了解农村的医疗卫生,因为我经常去农村进行巡回医疗,我也接触了很多从农村来的病人,和他们聊天可以了解到农村的医疗状况,另外,我在上大学之前,曾经上山下乡两年,在这期间做过一年赤脚医生,所以说对农村的医疗卫生我有亲身的感受。

  [随时]:请教卫先生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为什么后来没有得到加强,反被解体了?

  【卫小春】:我们不适当的把农村的卫生事业完全按市场经济的机制来运作,正确的方法我认为政府应该起主导作用,进行较大的投入。

  [无名之贝]:请嘉宾谈谈您在今年人大会都提了什么议案和建议,谢谢。

  【卫小春】:我提了一个议案,《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另外我提的建议是,加大公共财政对公共卫生的投入。

  [尚野君]:您在瑞典留过学,在医疗水平方面,瑞典有什么可以让我们学习的地方?

  【卫小春】:我们的基本国情不能和瑞典等欧洲国家相比,这包括医疗设备和政府所提供的社会保障服务。在我们国家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发展不平衡,在大城市的某些医院,医疗水平可以和发达国家相比,但它们所服务的人毕竟是少数,但在广大的农村地区却缺医少药,得不到基本的医疗服务。在我们这么人口众多的国家,让政府一下子就完全负担了全国人民的医疗服务,也是不现实的。所以说,现在正在试点的新型农民医疗合作制度,可能是一个解决的方法。

  [缪论]:城市有这么好的医疗条件,但仍然有大多数人都看不起病,还用说农村医疗吗?说了也无用!

  【卫小春】:有点太消极了吧。我们还是应该尽我们自己的能力做一些事情。

  [缪论]:那我给你说实话,俺就在一家国有三乙医院工作,俺自己都觉得医院收费台凶险了!

  【卫小春】:我们有些医疗服务相对于我们的收入来说确实是很贵,这可能和我们的国情不相符,因为现在在某些大医院所拥有的设备可以和先进国家相比,收费自然很高,但是我们的收入与先进国家人民的收入相比却相差很大,这样自然显得我们的医疗收费很高。

  [三叶青]:农民看病负担过重的根本原因在于什么地方?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什么?农村医疗合作制度真是灵丹妙药吗?

  【卫小春】:农民没地方看病,就近找不到医生给他看病,有病非得到很远的城市就医,这能负担不重吗?

  [铁琴]:专家解释一下什么叫“公共卫生体系”吧!我国目前在一个什么样的水平上?

  【卫小春】:公共卫生是指的为所有人所服务的卫生设施、卫生系统,也包括卫生人员。

  [缪论]:嘉宾同志,别站着说话不腰痛,我认为,只要将大处方回扣问题解决了,一切问题都好办!

  【卫小春】:您说的很对。解决药品回扣问题确实是当务之急。

  [尚野君]:“新型农民医疗合作制度”是一个什么样的制度?能多说两句嘛?

  【卫小春】: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过去在农村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卫生服务制度。我刚才讲的改革开放以后,过去在农村所实行的合作医疗制度解体了,现在要重新建立新的合作医疗制度,它是由中央政府和当地政府以及农民三方共同出资所建立的一个医疗基金。目前正在全国有些省的农村进行试点。

  [无名之贝]:现在医学本科以上毕业生是高不迁、低不就,导致乡镇卫生院人才匮乏,应制定什么政策加以解决?

  【卫小春】:农村医疗卫生人员缺乏,和我们的教育体制有关。就像您说的,本科医学生毕业以后,都不愿意回到农村去工作,这是说在县一级的医院,就更不要说乡和村了,极少有本科院校的医学生,从这点说还不如六十年代。我觉得,解决这个问题要多个措施综合运用,一个是要调整我们的农村医学教育方式,要有为农村专门培养医学人才的学制教育,比如本科或专科,要设置为农村医疗卫生人员的培训班,也可以采取定点培训进修的方法。这样才能培养适合农村的,在农村能留得住的,较高素质的农村医疗卫生人员。

  [赤县农夫]:请问嘉宾,在你知情的范围内,是不是每个代表都有提案,有没有指令计划?

  【卫小春】:人民代表提出议案或者建议、意见,是人民代表的责任、职责和义务,但没有任何指令计划。据我所知,大部分代表都有议案或者建议。

  [功云]:你作为人大代表,在这方面做了什么努力?

  【卫小春】:我想坐在这里和大家讨论本身就是在做一种努力,当然还有许多其他事情我们在做。

  [无名之贝]:您对国内部分地区实行的乡镇、村医疗卫生一体化管理怎么评价?您同意乡镇医院向社会出让吗?

  【卫小春】:我认为县以下的农村医疗机构,应该采用以政府为主导的、吸引社会各方面资金的方式来建立。这样使农村的医疗机构有基本的资金保障,但同时又要搞活、提高服务质量。

  [无名之贝]:如果吸引社会各方面资金,那是营利性还是非营利性?

  【卫小春】:有些基层医院也可以尝试股份制,关键是这些医院能不能达到为农民服务的目标。是盈利性的,只要不增加农民的负担,又能为国家交税何乐而不为?

  [三叶青]:我认为减轻农民看病负担,必须从源头上做起,就是要规范医院的收费行为。目前医院成暴利单位,这已是不争的事实。我个人认为,只要医院收费合理,患者看病的支出至少可以减轻三分之二。医院暴利的程度是,实际收费高于应收费的数倍乃至十多倍,甚至还要多。诸如小病开大方等现象很能说明问题。

  【卫小春】:医院的收费价格现在是国家制定。

  [创新特色]:您农村公共卫生严重缺失、卫生专家重提赤脚医生的观点有何看法?谢谢!

  【卫小春】:对农村医疗卫生服务人员,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关键是他们能够为农民服务。

  [无名之贝]:您认为基层卫生防疫站是维持原建制还是分为疾控中心、卫生管理中心更为合理?

  【卫小春】:我认为卫生防疫站是一种比较好的形式,如果封了很多机构,只会是人员增加,管理费用增加。一个基层卫生防疫站完全可以做好基本的公共卫生工作。

  [创新特色]:您认为我国在世卫组织191个成员国的医疗卫生公平性评价中排在倒数第4位的主要原因在哪儿?是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失去了医疗保障吗?

  【卫小春】:第一个原因是我们国家太穷,人口太多。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对医疗卫生事业还没有引起应该有的重视。现在提科学的发展观,就是对这个问题的一种反思。

  [创新特色]:您如何看待当前试点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谢谢!

  【卫小春】:这不能解决全部的问题。培养一批较高的农村医疗卫生队伍也是及其重要的。

  [手机尾号为3527的网友]:现在在农村,因为看不起病在家里等死的现象十分普遍,请问如果建立农村社会保障制度后,个人自付药费的比例仍然很高,这个问题怎么能从根本上解决呢?

  【卫小春】:确实存在这种问题。但从目前的新型合作医疗制度也不能完全解决大病的治疗。我认为,下一步应该建立农村医疗保险。

  [手机尾号为3527的网友]:农民已经被各种税收压得太不起头了,国家一直在喊为农民减负,如果社会保障制度要他们每月自己交一部分费用,不知道有多少农民愿意出这笔钱,请问专家有什么良策?

  【卫小春】:据我了解,农民还是很愿意参加这种新型医疗合作制度。

  [我是老杨]:嘉宾好!请你谈谈对无证村医掂把菜刀“剖腹产”这一类社会现象的看法

  【卫小春】:这确实是个严重的问题。无证行医本身就是犯法。

  [神风不减]:国家关于医疗的收费标准应该设立城市和农村两个标准,不要用城市标准来套给农村!这样农民看病才有希望!

  【卫小春】:这也是一种思路。

  [功云]:大病还是要进城,这办法行吗?

  【卫小春】:基层医院不可能解决所有的医疗问题,对于疑难病应该去技术条件好的医院。

  [缪论]:嘉宾同志:其实,强国网友随便提几个建议都比你们这些专家高明,比如:我提一个建议,可以解决农村医生不足的问题:凡大专以上的医疗专业及相关人员,毕业后必须去农村工作5年!你认为这个建议如何?

  【卫小春】:你的这个建议也正是目前在许多地方做的,比如在城市医院的医生晋升职称前,要求在农村服务一年。

  [缪论]:这是转嫁矛盾!请问,去农村的医生,待遇是按当地享受吗?如果不是,医疗成本如何降低?又怎能解决根本问题?

  【卫小春】:去农村可以帮助当地的卫生人员提高技术水平。

  [神风不减]:较高的队伍都往城市跑了,较低的留在农村也不管事、还是靠天靠地靠自己吧!

  【卫小春】:关键是如何能够留住农村卫生服务人员,要提供较好的待遇,水平不高需要培训。

  [云间]:应逐步加大对农民合作医疗的补贴和报销比例,如五年内达到每人国家财政30元、省、市、县各10元,个人再20元,总共80元,报销起点500元,与城镇职工同步就行了。

  【卫小春】:我也希望如此。

  [三叶青]:据我所知,即使推行这种制度之后,也不能根本解决农民的医疗问题。因为减轻的负担极其有限。

  【卫小春】:确实不能完全解决农民的医疗问题,但毕竟是在一步一步的解决。

  【卫小春】:感谢各位网友,和你们交流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再见!

  速记:www.suji.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