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首页 >> 嘉宾访谈整理区 >> 强国论坛访谈全记录
嘉宾照片
  编者按:2003年6月20日下午3时,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亚非研究所王锁劳副教授做客强国论坛(www.qglt.com)与网友交流,主题是“中东和平路线图与巴以局势”。   
>>  论 坛 交 流
>>  现 场 照 片
>>  嘉 宾 文 集
>>  相 关 专 题
>>  嘉 宾 题 词
>>  网 友 点 评
>>  传 媒 报 道
>>  近 期 话 题
中东和平路线图与巴以局势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亚非研究所【王锁劳】副教授

※  巴以冲突的关键就是所谓的最终地位问题,如耶路撒冷归属问题、巴勒斯坦难民回归问题、巴勒斯坦领土面积问题等等一些问题,其中耶路撒冷归属问题是关键中的关键。因为,巴勒斯坦国毫无疑问将把首都定在耶路撒冷,而耶路撒冷是以色列唯一的和不可分割的首都,这是以色列在1980年所通过的法律,如果要想修改这条法律,必须要得到以色列议会三分之二的多数票,而目前的沙龙政府是很难在这个问题上如愿以偿的。
                         ——王锁劳
 

  【王锁劳】: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很高兴有机会来到人民日报强国论坛与大家共同探讨中东和平路线图与巴以局势的问题。
  众所周知,自从路线图推出以后,国际社会寄予了高度的关注,巴以之间一度也出现了局势缓和的势头,但是由于巴以冲突历时已久,矛盾重重,还有其他因素的干扰,近两周来,巴以之间又出现了新一轮的流血冲突。 目前,美国和其他国家,正在努力为推进路线图的实施而作进一步的努力,我们希望这些努力能够取得积极的成效。

  [静水暗流]:博士,您好!请给我们大致介绍一下导致巴以冲突的历史根源。

  【王锁劳】:导致巴以冲突的历史根源非常多,这里面有国际方面的因素,也有巴以双方的因素。就国际方面来讲,以美国、欧盟等为首的西方国家,卷入巴以冲突非常深,这里面有他们的利益。就巴以方面来说,巴以双方都有比较极端的派别,比如巴勒斯坦方面,有哈马斯、伊斯兰圣战、阿克萨烈士旅,这些组织对待以色列一般采取非常强硬的态度。就以色列方面来说,也有一些采取极端立场的右翼人士和宗教人士,这些方面都是导致巴以冲突久拖不决的原因。

  [感慨万千]:以色列的定居点近来清除了几个?您看前景如何?

  【王锁劳】:以色列在上周清除了十个无人定居的非法定居点,而在昨天又清除了一个有人定居的非法定居点。不过,从长远来看,沙龙清除非法定居点的努力,将会遭遇到极大的困难,因为沙龙政府现在是一个联合政府,内阁中有一些坚决反对拆除非法定居点的政党和人士,比如全国宗教党就是一个坚决反对拆除定居点的政党。如果沙龙在不久的将来拆除更多的定居点,那么势必导致沙龙联合政府的内讧,所以,定居点问题是制约路线图能否最终顺利实现的关键因素之一。

  [天地良心仁]:您要是以色列人,面对无休无止的针对平民的暴力袭击,你不主张打击吗?

  【王锁劳】:你的问题提得很好。事实上,这个问题也是我在以色列期间每天思考的问题。暴力冲突是巴以之间目前最突出的问题,以色列平民遭到了巴勒斯坦极端分子的袭击,同时巴勒斯坦平民也遭到了以色列军队的打击。我认为,以色列方面可以拥有打击巴勒斯坦极端分子的权利,但是不要把打击的目标扩大到巴勒斯坦平民,因为这样,就会导致更多的来自巴勒斯坦平民的报复。

  [笑人缺齿曰狗窦大开]:请问嘉宾,美国等搞那个和平路线图,是真诚的希望中东和平吗?

  【王锁劳】:路线图是由美国总统布什在去年6月24日的演讲中首先提出来的,但是后来得到了欧盟、俄罗斯和联合国以及许多阿拉伯国家的支持。也就是说,路线图不仅仅是美国方面的主张,也代表了国际社会的普遍期望,包括中国在内。所以,这次中东和平路线图应当说代表了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人们的主张。

  [谁闲得无聊]:明明是个和平进程的时间表,为什么叫路线图?是哪个E文翻译过来的?

  【王锁劳】:路线图的英文叫Road map,其实它不是一张地图,它是一个和平计划,一个和平的时间表。

  [钻研]:王教授,鲍威尔到耶路撒冷,能够真的挽救路线图计划吗?

  【王锁劳】:鲍威尔预定今天到中东,明天出席在约旦首都安曼召开的中东和平会议,这个会议将集中讨论伊拉克问题、路线图实施问题等其他与中东有关的问题。鲍威尔的到来,可以肯定将会推动巴以双方在实施路线图方面作出努力,但是能否挽救路线图计划,还要取决于巴勒斯坦各派是否能够和解,以及以色列内部是否能够在撤销定居点问题上达成一致。

  [谁闲得无聊]:请教博士,巴以冲突症结的关键点是什么?

  【王锁劳】:巴以冲突的关键就是所谓的最终地位问题,如耶路撒冷归属问题、巴勒斯坦难民回归问题、巴勒斯坦领土面积问题等等一些问题,其中耶路撒冷归属问题是关键中的关键。因为,巴勒斯坦国毫无疑问将把首都定在耶路撒冷,而耶路撒冷是以色列唯一的和不可分割的首都,这是以色列在1980年所通过的法律,如果要想修改这条法律,必须要得到以色列议会三分之二的多数票,而目前的沙龙政府是很难在这个问题上如愿以偿的。

  [强国神经病总院书记]:王博士,我们是否应该更亲近点以色列?

  【王锁劳】:我认为,在巴以冲突的问题上,中国应当采取客观中立的立场,我们没有必要更亲近以色列,也没有必要更亲近巴勒斯坦。以色列是中国的友好国家,未来的巴勒斯坦也将是中国的友好国家,我们应当本着以国家利益为重的原则来处理中东问题。

  [天地良心仁]:王教授,我们在巴以问题的立场上,是不是到了要修正的时候了?

  【王锁劳】:首先,要弄清楚我们现在对待巴勒斯坦的立场是什么,中国目前对待巴勒斯坦问题的基本原则是,希望巴以冲突得到公正、合理和全面的解决,而解决的方法是通过协商,也就是和平的方式,而不是通过暴力冲突的方式。正因为如此,我认为中国目前的立场没有必要做太多的修正。其次,尽管如此,并不是说中国在中东的问题上就没有事情可做,中国应当更积极地介入巴以冲突的解决,体现出中国作为一个世界大国的分量。可喜的是,两周前中国中东特使王世杰访问巴以领导人,可以说就是中国领导人愿意更积极地参与中东问题解决的一个良好的苗头。

  [政学大师]:请问,哈马斯等激进组织是否成了阿拉法特与阿巴斯内讧的工具?

  【王锁劳】:这个问题是一个需要得到更多情报才能够很好回答的问题,我认为,阿拉法特与阿巴斯固然有矛盾,但是在对待哈马斯的问题上还是有一个基本的共同立场的,这是因为如果哈马斯一而再地破坏中东和平进程,那么对于阿拉法特和阿巴斯都是不利的。据我所知,阿拉法特目前正在全力支持阿巴斯与哈马斯会谈,争取说服哈马斯不再袭击以色列平民,以便为顺利实施路线图创造良好的气氛。

  [北京之夜]:王博士,请分析一下哈马斯在路线图问题上的立场?为什么每次遇到和平曙光的时候亚辛都要出手?

  【王锁劳】:哈马斯在总体上是拒绝路线图的,因为在他们看来,路线图是一个在美国主导下的和平计划,而美国一贯偏袒和支持以色列,那么哈马斯认为路线图肯定是一个不公正的计划,哈马斯的确在许多重要的历史关头不合时宜的采取了暴力行动,破坏了本来可以正常进行的和平进程,结果导致了巴以局势的一再恶化。但是,哈马斯在采取行动的时候,它自身是有理性分析的,什么时候该采取,什么时候不该采取,他是有选择的,也就是说,哈马斯是有自己的战略的,它的战略服务于哈马斯的总体目标和宗旨,那就是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独立的伊斯兰国家,而这个国家是不能容纳以色列的。

  [小顽童]:巴以问题长期解决不了,根本原因是美国偏袒以色列,嘉宾以为如何?

  【王锁劳】:这个问题是一个许多人都有类似想法的问题,事实上,我认为这个问题只是看到了问题的一个方面。美国固然在许多问题上偏袒以色列,但是美国在另外一些问题上也在向以色列施加强大的压力,迫使以色列作出让步。此次中东路线图推出以后,以色列本来不愿承认和接受沙龙政府向美国方面提出的14条保留意见,但是,在阿拉伯国家和巴勒斯坦方面的强烈批评下,美国没有接受沙龙提出的这些保留意见,而是迫使沙龙政府接受了路线图,接受路线图也就是意味着承认在以色列边上建立一个拥有主权、独立和领土的巴勒斯坦国。

  [大唐子]:请问王教授,巴以双方你支持哪一方?支持的依据是什么?

  【王锁劳】:巴以双方我都支持,但又都不支持,我支持的是那些努力推动和平解决巴以冲突的政治势力,反对的是那些破坏和平进程的团体和组织。因为中东和平事关全世界的安全局势,反之,巴以冲突会影响全世界的稳定,9.11事件就是一个例子。所以,我们应当尽一切可能支持那些愿意和平的人,而反对那些破坏和平的人。

  [北京之夜]:请问哈马斯故意杀害中国劳工,您怎么看?以色列总理亲自到医院看望,您怎么看?

  【王锁劳】:哈马斯故意杀害中国劳工,是一种缺乏理性的行为,因为哈马斯忘记了中国一直在巴以冲突上倾向于巴勒斯坦人民,哈马斯滥杀无辜的行为遭到了中国人民的谴责,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而以色列总理亲自到医院看望,是一种人道主义的精神,也是一种努力发展中以友好关系的善意姿态。

  [syy007]:尊敬的王博士我已经观察了30分钟了,您只要简单扼要地说明,哈马斯和以色列工党哪个是符合人性组织的?

  【王锁劳】:我认为,这两个组织都是符合人性组织的,哈马斯代表了许多巴勒斯坦群众的立场,这就是为什么阿拉法特一直不敢向哈马斯痛下杀手的原因,因为那样就会引起巴勒斯坦内战。以色列工党也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它在以色列议会拥有19席,问题的关键在于,世界上没有抽象的人性,许多政治组织都是为了反映民意,在看待巴以冲突问题上,我们也应当看到,没有人愿意让冲突一直发展下去,直到地球的末日。关键在于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

  [谁闲得无聊]:请博士预测一下和平路线图的前景,你表示乐观吗?

  【王锁劳】:我认为,现在预测和平路线图的前景还为时尚早,因为路线图包括三个阶段,现在正处于第一阶段,即便在第一阶段巴以双方能够实现停火,走向和平解决问题的轨道,那也并不意味着在第二、第三阶段就不会发生新的冲突,特别是在第三阶段,因为第三阶段是最终地位谈判阶段,最终地位要解决的问题,都是一些十分棘手的问题,以色列前总理巴拉克就是在这个问题上翻船的。2000年7月,戴维营会谈无果而终,就是最好的说明。而现在的阿克萨起义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爆发的。无论如何,我对路线图的前景只是抱着谨慎的乐观。

  [魔鬼字典]:王博士,我国的主流媒体为什么很少批判哈马斯等组织,反而不断批评以色列军队?这是否代表我国的国策?

  【王锁劳】:据我所知,你的判断和观察是有道理的,我们国家的确在哈马斯问题上出言谨慎,这是因为哈马斯是一个有着广泛巴勒斯坦群众基础的组织,尽管他在有些时候做出了一些疯狂举动,西方人把这种举动叫做恐怖活动,但是我们国家还是比较克制。我认为,哈马斯的暴力行动并不都是恐怖活动,有些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针对以色列军人的武装袭击,不能都说是恐怖活动。但是,在以色列城市,针对以色列平民的人体炸弹,毫无疑问是恐怖活动。这里,我们应当把“正义”的抵抗与“邪恶”的恐怖区别开来。以色列军队是中东最强大的军队之一,以军用先进的武器去对付装备恶劣的哈马斯成员,显然容易遭到人们的置疑和批评。事实上,对以色列军队的批评来自世界上许多国家,尤其是欧盟,中国的批评是有分寸的。

  [柳迷花骗]:教授,中国这么关心巴以冲突,是否因为美国的利益在那里?中国能够通过这种“关心”去削弱美国的利益吗?

  【王锁劳】:中国关心巴以冲突,我认为表达了中国政府和平与发展的基本国策,中国希望有一个和平的世界环境,促进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的发展。中国关心巴以冲突不是因为美国在那里有利益,中国的外交政策不会仅仅围绕着美国的动向而做调整,现在世界上大国都在关心巴以冲突的解决,四方委员会包括了联合国四个常任理事国,唯独没有中国,如果中国不在巴以问题上作出姿态和反应,这与我们的大国地位是不相符合的。

  [人民观察员]: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的炸弹爆炸事件?即使执行路线图后,会不会反复?

  【王锁劳】:哈马斯采用人体炸弹开始于1994年,可以说,是一种对以色列军队的报复策略,也可以说是弱者采用的手段。而炸弹袭击用哈马斯的话说,就是为了在以色列人中间制造恐怖的气氛,让以色列人感到生活在中东很不安全,迫使一些以色列人重新离开以色列,这是哈马斯的战略。从哈马斯炸弹袭击的历史来看,炸弹袭击是不会随着路线图的执行而消失的,哈马斯会选择他所认为适当的时候去采用这种手段的,所以,路线图不可能彻底消灭人体炸弹。

  [七窍通了六窍]:专家,我认为巴以矛盾是无希望的,是人类的终极矛盾之一。

  【王锁劳】:这个说法我在以色列也听人说起过,有人说,圣经上有这样的记载,说在巴勒斯坦地区的冲突将会延续到世界末日,不过我没有仔细翻过圣经。可以说,巴以冲突是人类历史上很难解决的矛盾之一。冷战结束以后,冷战时期的许多国际问题要么得到了解决,要么得到了缓解,但是,巴以冲突是一个很大的例外,它没有随着冷战的结束而结束,这说明,巴以冲突本身有其自身的复杂性,巴以冲突不是一个简单的民族矛盾或领土争端,它在很大程度上还体现着伊斯兰教与犹太教的分歧,而宗教分歧是很难解决的。

  [背着书报上学堂]:博士,美国推出路线图真正的含义是不是想腾出手来解决东北亚的问题?包括中国?

  【王锁劳】:美国推出路线图是有一定的国际背景的,这个背景主要是在中东。你知道,美国军队目前正在伊拉克打击萨达姆政权残余分子,美国入侵伊拉克的行动在阿拉伯世界是有很大争议的,许多阿拉伯群众至今还认为美国是侵略,是为了伊拉克的石油利益,同时,阿拉伯政府一贯批评美国在中东实行双重标准,对以色列一再姑息迁就,而对阿拉伯人又打又骂,布什政府积极解决巴以冲突,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为了服务于他的中东政策,也就是想说服阿拉伯人,美国是公正的裁判,不是邪恶的帮凶。但是,美国的努力是否能够奏效,推出路线图本是不够的。

  [gzmike]:中东和平实现了,中国的石油供应就没有问题了吗?

  【王锁劳】:我认为,中东是否实现和平,与中国的石油供应有关系,但是,没有致命的联系。今年春,美国在攻打伊拉克的时候,中国的石油供应并没有中断,巴以冲突为时已久,中东在二十年内连续打了几场战争,这些都没有影响中国的石油供应,所以我想,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东是否和平对于中国的石油供应没有必然的影响,但是,在一个长远的将来,是很难估计的。

  [我就爱唱赞歌!]:请问教授,我认为难民回归问题如果得不到解决,路线图就是一纸空文。而难民回归故土是以色列根本不可能接受的问题,所以中东地区还是不可能有和平。

  【王锁劳】:难民问题是影响巴以冲突能否最终解决的关键问题,但并不是说这个问题就没有彻底解决的希望。以色列是不可能接受巴勒斯坦难民回归的,这是以色列大多数群众的共识。而巴勒斯坦方面,在对待这个问题的认识并不是统一的。事实上巴勒斯坦人追求难民回归权,在很大程度上是求得一种“尊严”,如果真的让巴勒斯坦难民回到他原来居住的地方,且不说他原来的房子是否还在,少部分巴勒斯坦人生活在以色列人当中,也是很不现实的。早在戴维营会谈的时候,就提出过金钱补偿方案,就是让那些不愿回到以色列的巴勒斯坦难民得到适当的补偿,在约旦河西岸巴控区内居住,阿拉法特曾经表示,巴勒斯坦方面愿意把坚持难民回归权与实际返回以色列这两个问题分开。

  [林涛吼]:哈马斯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军事行为的范畴,滥杀无辜和恐怖组织有何区别?

  【王锁劳】:哈马斯的大多数行为,如人体炸弹、枪击、偷袭,这些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军事行为,而是带有恐怖色彩的暴力行为。但是,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把哈马斯直接定义为恐怖组织。我刚才说了,哈马斯的有些行动,比如在被占领土上袭击以色列军人的行为,在国际法上可以解释为正当的抵抗。美国是把哈马斯定义为恐怖主义组织的,但是,欧盟对这个问题并没有达成一致,与美国的立场并不相同。

  [中国神剑]:美国给阿拉法特的最后的晚餐,还能维持多少时间,请问教授。

  【王锁劳】:阿拉法特的命运并不完全取决于美国,也不完全取决于以色列,布什总统在去年6月24日演讲中,呼吁取代巴勒斯坦领导人,指的就是取代阿拉法特,但是,阿拉法特目前仍在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拥有最大的权力。美国方面目前不与阿拉法特打交道,想用阿巴斯总理取代阿拉法特的领导地位,但是欧盟对这个问题有不同意见,阿拉伯世界也不希望彻底赶走阿拉法特,阿拉法特是巴勒斯坦人民斗争的一面旗帜,在巴勒斯坦群众中有牢固的基础。如果要想顺利实施路线图,美国还需要得到阿拉法特的帮助,如果阿拉法特始终给阿巴斯制造障碍,路线图就难以顺利实施。以色列方面早就想驱逐阿拉法特,但是一直没有能够,为什么?就是因为阿拉法特影响还在,害怕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北京之夜]:王博士,您还是别背书了,还是凭心而论您在以色列的亲身感受,好不啦???

  【王锁劳】:我不是在背书,我谈的是我的真实感觉,其中许多感觉来自于我在以色列的感受,也来自于我在埃及的感受。我长期学习阿拉伯语,又在埃及留学将近两年,我对埃及人民和整个阿拉伯人民拥有感情。后来,我又在以色列生活将近一年,我对以色列人民也拥有了感情。巴以冲突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它不仅伤害了以色列犹太人,也伤害了巴勒斯坦人和阿拉伯人。我能体会到双方下层人民深受这种流血冲突的苦难,目前以色列经济很不景气,同样巴勒斯坦地区人民的生活也非常艰难,这一切主要是由冲突造成的,如果冲突和平解决,巴以双方都能够迎来经济的快速发展,解决巴以冲突是符合双方大多数群众的利益的,我始终站在大多数群众一边。

  [感慨万千]:请问,巴勒斯坦内部团结吗?这怎么执行“路线图”计划?

  【王锁劳】: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比较巴勒斯坦方面和以色列方面,我们可以看出,以色列方面虽然也有许多政党和派别,但它是一个统一的政府,以色列方面可以做出统一的行动,但是反观巴勒斯坦方面,问题就比较突出,虽然有以阿拉法特为首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关,但是他的权力和威望十分有限,它的许多政令行不通,比如说阿拉法特和阿巴斯一再呼吁巴勒斯坦各派组织停止攻击以色列平民,但总是说话不管用,巴勒斯坦目前除了有哈马斯、圣战组织、人阵和民阵等较为激进的组织之外,还有其他一些反对阿拉法特和阿巴斯的组织,巴勒斯坦内部的不团结,是造成巴以冲突难以根本解决的一个重要原因。

  [人民观察员]:如果阿拉法特解散了哈马斯组织,路线图计划还有用吗?

  【王锁劳】:事实上,阿拉法特不可能解散哈马斯,即便是名义上宣布了解散,它还是解散不了,何况阿拉法特或者阿巴斯根本就不敢宣布解散哈马斯,那样就会导致巴勒斯坦内战。一旦内战打响,又增加了解决巴以冲突的难度。

  [aasf]:博士,“路线图”计划要达到什么目的?

  【王锁劳】:路线图的最终目的是要在2005年建立一个拥有主权的独立的可以维持下去的巴勒斯坦国,这个国家用布什的话来讲,就是要与以色列肩并肩和平共处,这就是布什的两国论。而为了要达到这个终极目的,路线图分三个阶段,在每个阶段又有不同的目标。

  [中国神剑]:王教授,不知道您亲临过巴以前线或者战争没有?俺始终认为,只有真正经历过生死的人才可能有真知灼见。

  【王锁劳】:再回答最后一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的确非常重要。我一贯认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长期从事中东问题研究,我觉得要想真正了解中东问题,就必须到中东去,2001年秋,阿克萨起义,已经非常严重,巴勒斯坦人体炸弹搅得以色列群众惶恐不安,但我还是决定去以色列希伯来大学做访问学者,因为我觉得,这是了解巴以冲突最好的时机,所以我去了。而且,我经历过三次巴勒斯坦人体炸弹的危险,最近的一次,离我只有200米。另一次,就发生在我经常吃饭的希伯来大学餐厅,当我去医院探望中国被炸劳工的时候,你可知道我的感想?我想的就是,巴以冲突连局外人都遭到了无辜伤害,那么巴以双方的感情会是多么的沉重。为什么巴以冲突久拖不决?一个刚才没有提到的原因,就是巴以之间的仇恨,而仇恨来自双方的牺牲,亲人的死伤,可以说,半个多世纪的冲突,几乎每个巴勒斯坦家庭都有死伤的,同样,几乎每个以色列家庭也都死伤的,仇恨造成了不信任,而不信任导致了解决问题的难度。所以说,巴以冲突是非常难以解决的,目前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恢复双方的信任,而这个问题是美国的压力和国际社会的愿望所不能完全实现的。

  【王锁劳】:今天非常高兴与各位网友座谈,各位网友提出了许多非常好的问题,促进了我的进一步思考,也促进了各位网友对于巴以冲突和路线图的深入了解,希望以后有机会再次作客强国论坛,与各位网友再次探讨人类历史上这个最难解决的难题之一。谢谢大家。



论坛信箱:qgl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