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首页 >> 嘉宾访谈整理区 >> 强国论坛访谈全记录

  编者按:2002年12月11日晚19:30,荣膺第四届中国“十大女杰”称号的王安忆做客强国论坛(www.qglt.com),与网友进行交流。   
>>  访 谈 实 录
>>  现 场 照 片
>>  嘉 宾 文 集
>>  相 关 新 闻
>>  嘉 宾 题 词
>>  网 友 点 评
>>  传 媒 报 道
>>  近 期 话 题
女性与人生追求
上海市作家协会主席、一级作家【王安忆】

  【王安忆】:大家好!我不上网,所以我不知道网上是怎么样一个世界。今天来到这里,感到很好奇。

  [《春天在哪里呀》]:王大姐不要紧张,这里多是些中老年笨旦,他们都是读你的书进入青春生活得!

  【王安忆】:我也不紧张,我就是不晓得怎么样对待这个局面,我看不见你们,但是我还是决定信任你们。

  [鱼儿在林梢]: 印象中的王安忆好象是个乖乖女

  【王安忆】:我觉得我可能还是比较随和。因为,我是藏在文字里边的,所以,我觉得我可以把自己保护得很好,隔着文字和大家相处比较容易。

  [april]:您怎么看待现在的美女作家?

  【王安忆】:我想,可能这些美女作家她们也不愿意这么被称呼,我想更可能是出版商的策略。因为,实在是美不美和作家是没有关系的,其实不必要利用这种资源。

  [鸣壁]:请问王安忆,常来强国论坛吗?请问你对此有何评论?

  【王安忆】:我第一次来到这里,也是第一次到任何网站。

  [天徒]:现在有人提出汉字字母化,您怎么看?

  【王安忆】:千万不要字母化。因为,我们的文字是非常美的文字,这可以说是我们的福气,如果我们抛弃它的话,我们太可惜了。从外观看,它非常的平衡、韵整,很有抽象的形式感;从内容来看,它的内涵特别丰富,它可能缺少一点精确度,可是它非常有诗意。我觉得它是一种专门为艺术而创造的文字,对于我来说,它是不可替代的。

  [三牛哥]:请问王安忆女杰:现在许多人都说中国阴盛阳衰,您怎么看?

  【王安忆】:我想不会吧,十六大里面产生的中央委员大部分都是男士。

  [穿长衫而站着喝酒唯一的人]:您的主要作品有哪些?为什么不随波逐流写一些很赚钱的东东?

  【王安忆】:我的主要作品,我想可能是《长恨歌》等等。我想,人的才能都不是一样的,我就是那种不善于写畅销书的人。因为,我觉得写畅销书也是需要有一定的条件,我想他们都是需要编织一个美梦,而我很难编织美梦。我容易看到生活中那些比较严厉的问题,而且,我更加喜欢批判。所以,我想这就不合大众的口味。

  [一叶2002]:对玄幻小说的看法?

  【王安忆】:我觉得写得好的玄幻小说,非常需要天才。而我缺乏这个天才,因为我是一个写实主义者,好象很难想象自己经验以外的事情。因此说,我就更加崇拜这些玄幻小说了。当然,我说的是好的玄幻小说。

  [亿万年不动摇]:对美女作家的态度是否不够宽容?是什么导致了你这个态度?

  【王安忆】:我不是批评家,所以,我觉得我没有义务一定要公平和客观。我可以有一点点偏激。因为,我觉得从来不是用身体的外部在写作的,所以,身体的外部是不重要的。

  [怒目大狂]:黄易的一些玄幻作品就满有意思的。王女士看过没。或者说请问王女士看过哪些玄幻小说呢?

  【王安忆】:黄易的我没看过,应该说我看的不太多,我看过一些西方的灵异故事,但是我记不清楚作家的名字了。还有就是我觉得中国的《聊斋》是非常好的灵异作品,比如说有一篇叫《王六郎》,我建议你也可以去读一下。

  [配电箱]:作为作家您认为深入群众非常有必要吗?

  【王安忆】:我觉得我就是群众中的一员,我就是一名劳动者。但是,我是个思想劳动者,可以说群众是我写作的全部资源,因为他们的生活就是我的故事,没有他们或者说没有我们就没有写作。

  [网友]:问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成功的女性后面是不是要有个好家庭

  【王安忆】:我不晓得成功的女性后面是不是要有个好家庭,但是我觉得好象作家最好有一个家庭。因为我们的工作是个体劳动,挺寂寞的,如果没有丈夫的话,会觉得很孤独。但也不需要有太多的人,那就太吵闹了。

  [高兴兴]:目前的社会状况为产生象《包身工》、《子夜》一样的传世之作提供了广阔的素材, 可是为什么传世之作没有出现?

  【王安忆】:是不是传世之作都不是你我现在可以回答的问题,还需要等时间来裁定。

  [世博会]:茹志娟老师还好吗?许多年轻人都喜欢她,想着她。

  【王安忆】:我母亲于1998去世,她的名字是叫茹志鹃。

  [醉拳]:为什么没有人写英雄传说了呢?

  【王安忆】:在今天的社会,好象已经不是英雄的时代了,大众都起来了。有英雄的话,也是平民英雄,我想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他就写了一个英雄。这个英雄看上去非常平凡,是个极小的人物,可是他在他的那种庸常生活里边,升华着他的精神。

  [历史深处]:请问王女士,站在历史的高度来讲,现在的中国文学现状处于历史的低谷,你承认吗?

  【王安忆】:我觉得,不是这样的,因为我觉得一个文学的时期,是一个比较长的,不是一年两年,可能当我们回过头去看的话,五十年、一百年才是一个时期。而我觉得这个时期,应该讲正处在开端上,这个开端是很好的。从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我觉得出现很多很好的作品,并且发生了重要的文学运动,比如说“寻根”运动。今天的情况稍微复杂一点,市场一下子进入了写作的领域,有一点乱套。但我觉得还是有一些作品在偏僻的地方出现,我指的偏僻不是指地理上的偏僻,它是指人的视线的偏僻。

  [倒车,请注意]:王女士,您对上海的韩寒和卫慧怎么看?

  【王安忆】:我想这都是出版商的成果。

  [我爱孟子]:当代成功的小说很多,但我认为,如果有两不能够在文学史上找到地位的话,那就是《羊—的—门》和《国%画》。不知王女士同意否?

  【王安忆】:我不这么急于下判断。《国画》我没看过,《羊—的—门》的作者叫李佩甫,我觉得他的另外一部小说,叫《无边无际的早晨》写得更好。

  [亚当]:请问王女士,什么是“个极小的人物”?!

  【王安忆】:极小的人物其实就是小人物,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配电箱]:您能简单介绍您未来几年的创作计划吗?

  【王安忆】:现在我正在放自己假期,我把它叫做读书假,我准备在这段时间里面读一些书。然后,明年开春,我可能会写一个小中篇,名字暂时保密,就这样。]

  [呆会告诉你]:俺认为睁大眼睛,才有可能写出好作品。是否?

  【王安忆】:我很同意。因为,作为一个作家,我觉得首先他需要一个能力,就是看。其实,他是不是作家,重要的区别就是他会看,而别人不会看。先是看,然后才是写。

  [鱼儿在林梢]:你认为对你影响最深的书是什么?(要刻骨铭心的深,不超过3本)

  【王安忆】:其实,印象深不深是要等到很多很多年以后才体现出来的,当时只是大量的胡乱的看书。现在,我回顾一下,可能对于我来讲,比较重要的书,要说三本的话,第一本是托尔斯泰的《复活》,第二本是雨果的《悲惨世界》,第三本是《红楼梦》。但这么说肯定是不公平的,因为,对我产生影响的书是一大堆,它们联合起来才形成了影响。

  [空空如也的酒杯]:文学的作用比不上宗教,你说呢?

  【王安忆】:这就是当代社会的悲哀。其实,文学更是手工业时代的产物,而我觉得,这个时代是最人性的时代。所以,我觉得它可能至少是在我们的情感上再回来。

  [历史深处]:中国道德文化建设(与经济相比)已经严重滞后,您怎么看?

  【王安忆】:我觉得,中国人的道德,是在一个平均分配的基础上产生的,改革开放,我觉得打破了这个平均,所以,道德倾斜了。中国人的道德现在在一个受考验的处境里。

  [紫光阁]:对于当前文化艺术界追求金钱至上,大量宣扬声色犬马、颓废无聊的文艺作品污染社会,你认为是正常的吗?

  【王安忆】:市场经济好象是在突然之间进入了我们的生活,大家都有点手足无措。这个市场当然是会有些混乱,我觉得我们现在对市场的认识还不够正确,我们总是觉得它是一个规律。事实上,我觉得它其实是可以被左右的。我觉得等到我们大家都认识到这一点的话,这个市场会健康起来。

  [狼牙棒之舞]:我儿子立志以写作为业,请问您有什么建议?

  【王安忆】:我的建议就是千万不要这么早就立志,你做什么,实在有的时候不是由你自己的意愿能够决定的。但是,我非常高兴你的儿子会喜欢文学,我觉得他会是一个很有诗意的性格。所以,你也不必打击他。但还是那句话,不要读文科,文科出路太少,先把吃饭问题解决了,再考虑别的。

  [呆会告诉你]:请您用一个字描述你眼里的世界?可以吗?谢谢!

  【王安忆】:我眼睛里的世界和我心里面的世界其实是两个,所以我能不能用两个字?眼睛里的世界是杂,心里的世界是清。

  [亚当]:坚决反对王女士将我等芸芸众生称作小人物!历史正是我们这些所谓小人物创造的!

  【王安忆】:我很同意,有的时候只是命名上的不同。

  [开物]:远离热闹和吵闹,在人群缺少关注的偏避处就可以生产大作品,是这个意思?还是请谈谈大情感与小情调的话题。

  【王安忆】:我觉得大情感和小情调的区别是很好解释的,大情感就是为一些重要的事情所激动,小情调就是为一些小事情所激动。我觉得,世界上的存在是有大小之分的,大情感比如说一个人的命运,总是要比一朵花的凋谢要重要吧。

  [我爱孟子]:你母亲文学家的经历,她的愉快和不愉快的经历,对你走上文学之路有那些影响?

  【王安忆】:我母亲最初是不希望我们做艺术的事情的,所以她从来没鼓励过我做一个作家,她希望我做一个科学工作者,因为在她那个时代,政治很动荡,做艺术很不安全。但是,文化大革命发生了,我中断了教育,下放到农村,身无长技,却有满腔的苦闷。然后,我就开始写东西。当然,那个时候也没地方发表,我写的也不是小说,而是日记和家信。我母亲很喜欢看我的信,她说我的信写得很好看。然后,她就开始有一点点鼓励,因为她觉得我总是应该有一个感情上的出路。

  [沈默之]:一个作家永远也回避不了对人性的认识,请问你对人性怎么看?

  【王安忆】:人性是我们写作的资源。我们所以写作,可能就是对人性特别好奇。人性是一个很单纯的东西,它可能只有一个理由,可是它有时候表现得非常复杂,有千万种面貌。而我总是企图在千变万化的面貌中,找到那个单纯的本质。

  [风火轮]:您怎么看待海派文化?

  【王安忆】:海派文化这个词,其实很含糊。当年,鲁迅先生的提出,是带有批评性的。那么,今天我们把它正面的使用,它又具有了什么样的含义,似乎始终没有说清楚。所以,我也很愿意用这么一个词。但是,我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上海的经济发展是非常迅速的,它的文化难免带有很大的商业性和实用性,这也是使我感到担心的。所以,现在上海的文化带有很强烈的时尚性。

  [笑人缺齿曰狗窦大开]:一个社会文学的影响力越小就越成熟,请指教。

  【王安忆】:我不愿意用影响力这个词来判断文学,也不愿意用成熟这个词来判断社会。有的时候,成熟的东西不一定是好的,而有些不怎么成熟的东西,它非常有活力,而活力是很重要的。

  [漏洞]:推介几本近两年出色的文学作品?

  【王安忆】:如果是指当代文学的话,我想余华的长篇小说、莫言的中篇小说、苏童和迟子建的短篇小说都是应该有一本买一本的。如果是西方文学,我最近看的一本书,我觉得不错,德国作家的《香水》,还有去年得诺贝尔奖的印度作家奈保尔的《大河湾》。

  [百姓一员]:您对平凹主席的作品如何看?你们联系吗?

  【王安忆】:最近我和贾平凹见了一面。我们可以说是同时代起来的作家,现在我们俩都还在坚持写作,我想这是使我们比较友好的原因。

  【王安忆】:我们约定的时间到了,这次经验还是很有趣的。谢谢大家没有冷落我,再见!



论坛信箱:qglt@peopledaily.com.cn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