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与网络立法·著名民法专家杨立新访谈录

  编者按:2001年3月7日上午10时,
著名民法专家杨立新应邀做客人民网强
国论坛(www.qglt.com),与网友就“
信息化与网络立法”这一热点问题进行
交流。现将访谈内容整理如下,供网友
参考阅读。

杨立新简介及文章

  【杨立新】:很高兴和各位网友见
面。网络立法的问题是大家都很关心的
事情,我在这方面还是研究得不够。因
为我还是在研究民商法的问题。对于网
络法律我是作为一个网民来研究的。因
此我可能也是说得不是很清楚,如果有
错误请大家指正。

  1.攻于九天之上,守于十狱以下:评论:网络立法可以再等等(文章
略)

  【杨立新】:对于这篇文章提的观点,我在很大的程度上是赞成的。
关于网络法律,我认为应该包括三个方面,第一个是公法方面,对网络的
管理和规制,这一部分主要是调整网络的管理。第二个部分应该是私法方
面的问题,这一部分主要是规定网络主体以及网络主体的权利和义务,以
及网络行为。第三个方面是对网络利用的法律问题,例如利用网络进行交
易、进行法学研究、传播新闻等等。这些方面都需要立法。
  我认为现在的一些法律确实对网络管理和调整还是有作用的,但是网
络也确实需要有专门的立法。现在的一些立法都属于行政法规和规章,还
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法律,在这方面应该加强调查研究、总结经验,在比
较成熟的时候,制订一部网络法。

  2.刁民¥:中国不是一个完全法制的国家,立法的程序就有问题。
  【杨立新】:依法治国是治国方略,在立法和司法方面,总的说还是
比较完备的,但是确实存在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在这些方面正在改进。
关于立法程序也有一些问题,例如:急需立的法立不出来,有一些无足轻
重的法制订了很多。我作为一名民法学者,最关注的还是民事立法,我注
意到人大会议的发言人提到了民事立法的进程问题,提出在本届之内要基
本完善民法典的制订,这是一个非常振奋人心的消息,我们都会尽力参加
这项工作,争取把民法典制订得更好。

  3.劳月:请问杨立新教授:网络版权究竟与传统媒体版权有何区别?
现在几乎所有网站都在未经许可地转载新闻和其他稿件,不仅没稿费,而
且连署名权都被剥夺。这样是否属于侵权?

  【杨立新】:对于这个问题我有同感,和有关同事也谈过,大家都是
一样的意见。网络版权目前我觉得应当接受著作权法的调整,应该严加保
护。但是目前的情况实在是不好,随意转贴根本就不管作者的著作权,这
种情况应当改进。

  4.冷眼观潮:向杨教授问好,正义论坛www.jcrb.com/lt的朋友们来掺
和喽,曹呈宏升官后上网不方便了,要我们代他向您请假。

  【杨立新】:正义网的各位网友你们好!欢迎大家一起来讨论问题!

  5.真羡慕阿:对嘉宾杨教授我有好感。
  【杨立新】:谢谢!

  6.读书狼:民法学者?那是属于您说的公法,还是私法范围呀?
  【杨立新】:网络法律应当是一个综合性的法律,既包括公法的内容
也包括私法的内容。民法当然是私法,因此我也主要是用私法的角度来研
究,研究网络的主体和权利。同时,我也是利用网络来研究法律。

  7.比上不足:网络立法,要不要通过广大网民投票通过?以示我们的
民主与自由?

  【杨立新】:中国目前的立法,是比较民主的。在网络立法的时候应
当从学者和专家的研究成果当中提出来,制订成法律草案,然后征求广大
网民的意见。就像我们这次讨论婚姻法,在全国范围内广泛的征求意见,
总共提出了三千多条意见,但是这个法律也就是五十多条,可见征求意见
还是很广泛的,大家也是畅所欲言,相信在制订网络法的时候也会这样做
,广泛征求大家的意见。但是制订法律投票是人大代表的事情,不是我们
网民的权利。所以,可能不会用我们来投票。

  8.你是风儿我是沙:杨教授,你认为网络立法的立法原则是什么?能
简要阐述一下吗?

  【杨立新】:我认为,网络立法的原则首要的是要保护网络主体的权
利,同时也规定网络主体的义务。作为网络主体的权利就是利用网络的权
利;从义务方面看,要尊重管理,不侵害他人的权利。我觉得把这个问题
作为基本原则是最好的。现在的行政法规和规章主要是管理,对权利的保
护还不够。在制订网络法的时候应当侧重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按照我的想
像应当制订一个类似著作权法的这样一个法律,可能更好。

  9.冷眼观潮:杨教授,问一个网上名誉权的问题,我们知道,互联网
是以点击次数来统计的,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有人在网上发布了侵害他人
名誉权的文章,我们如何判断对方受侵害的程度?点击次数能否被认定为
传播范围和侵权的严重与否?而点击次数有时并不可靠,由此我们怎样判
断?谢谢。这是我突然想到的一个问题。

  【杨立新】:名誉侵权,主要是看一个诽谤他人的言论,是否为第三
人知悉。诽谤的言论被第三人知悉,就构成侵权,要承担侵权责任。在网
络上侵害他人名誉权主要是看诽谤的文字是否被第三人知道,贴在网上就
应当认为是被第三人知悉,就构成侵权。点击数的多少,决定的是侵权的
程度,不是是否构成侵权的要件。

  10.劳月:在肯定网络版权与传统媒体版权一致的前提下,是否也应该
考虑两者的区别呢?这样似乎更实事求是一点。因为两者确实有着很大的
区别,漠视这种区别是不现实的。根据漠视两者区别的观点制定的法律也
是无法实施的。

  【杨立新】:我看这点是应当肯定的。在现在没有网络版权法律规定
的时候,应当是用传统媒体版权的规定。但是肯定会有一些传统媒体版权
法律解决不了的问题,因此就应当考虑制订网络版权的法律。但是有一个
问题,任何法律都有一个基本原则,如果对于具体的问题没有法律规定,
那就应该用这个基本原则来处理问题。因为社会生活现象是复杂的,任何
完备的法律也不能规范所有的行为。基本原则是正确的,就可以按照这个
基本精神来处理这个问题。因此,一个法律完备,我觉得最主要的是基本
原则正确。我最欣赏的是法律民法典,关于侵权行为法的规定,只有短短
的几条,但是却可以处理所有的侵权的问题。

  11.老子的队伍重开张:杨先生,请谈谈佟先生主持的《民法通则》的
修订问题。网络立法应以健全的民法典为基础,您同意吗?

  【杨立新】:民法通则是佟柔老师主持起草的,当前已经实施了十五
年了。这个法律本来就是一个临时性的法律,是把一个完整的民法典以零
售的方式分成几块先作出来。经过这十五年的实践,民法通则的基本内容
是好的,但是存在着严重的不足。那个时候还是计划经济,商品经济还刚
刚冒头,而目前是市场经济,靠那个时候制订的民法通则来规范现在的市
场经济,显然是不够的。所以,本届人大制订了合同法,目前正在制订物
权法,还要编成完整的民法。据我所知,今年要完成物权法,明年要编撰
民法典。网络立法应当以民法典为基础,这是对的。但是,民法典概括不
了网络法中的公法内容,因此制订网络法是必要的。

  12.比上不足:再问两位教授一问题:我如果想办网上婚介所或通过网
上征婚,新的婚姻法有没约束规定?如无,要不要考虑?”

  【杨立新】:据我了解,婚姻法对这方面没有规定,况且这也不是婚
姻法规定的内容。我作为中国婚姻法学会的副会长,非常关注婚姻法的修
改。但是婚姻规定的是婚姻和亲属关系,以及结婚和离婚的条件。征婚问
题和婚介所都不是婚姻法要解决的问题。网上进行这样的行为应当和社会
上进行这样的行为是一样的要求。

  13.SPRING:请教嘉宾:我们在制定法律的时候起码不能和宪法大法打
架,你们说对吗?

  【杨立新】:宪法是国家基本大法,制订任何法律的时候都不能违背
宪法的原则。这是最基本的要求,所以你说得非常对。

  14.海瑞两千:请问两位嘉宾:您认为网络立法是不是应该注重“发展
”什么,而不是“限制”什么?对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杨立新】:我非常赞成这种观点。网络立法应当是促进网络的发展
,保护网民的权利。当然,适当的限制也是必要的,就是说利用网络诽谤
他人,就是不允许的。而这一点是完全符合宪法原则的。

  15.海瑞两千:请问两位嘉宾:网络立法首先应该保护宪法中规定的公
民的什么权利?

  【杨立新】:网络立法应当保护宪法规定的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这
是最根本的。但是宪法也有规定,就是行使自己的权利的时候,不能侵害
他人的权利,所以在网络上的言论自由跟现实中的言论自由是一样的。我
在研究自由权利的时候,有一个看法,自由就是一种状态,是一种不受约
束,不受干涉的状态。言论自由就是这样的一种状态。但是,任何自由都
是有限度的,这就是宪法规定的原则,不得侵害他人的权利。

  16.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让小学生造鞭炮,等于谋杀!
  【杨立新】:我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的事件,对于制造这种危险品,法
律有很多禁止性的规定;同时,教育法和劳动法等法律,对这些问题也有
明确规定,这种做法是违法的,造成的后果,决定这种事情的人应当承担
责任,依法予以制裁。

  17.test1234:著名民法专家杨立新先生:中美海底电缆事件,台湾等
给予赔偿,大陆不给,是因为中国法制落后吗?

  【杨立新】:我已经看到报上登这方面的消息,我认为是应该赔偿的
。在我的网站上,有一个虚拟法庭的栏目,由网友们作法官,对一些案件
进行虚拟的审理。目前,已经审结了三个案子,第四个案子就是选的这件
事。我委任上海商商作为本案的首席法官,他正在主持这个案件的“审理
”。如果各位有兴趣,可以参观我的网站。网址:www.yanglx.com。

  18.真羡慕阿:你同不同意:"侵犯他人权利"的判断应由被侵犯者来判
断而不是政府或其它团体。

  【杨立新】:侵犯他人权利不能由被侵犯人来判断,而应该由法律来
判断,由法官来判断。如果是个人判断一个行为是否侵犯他人权利,尤其
是被侵权人来判断,那个标准肯定是不公正的。

  19.华山剑:请二位嘉宾回答,目前中国应该是法大,还是党规党行党
权大?党是否是应该在法制之下?!

  【杨立新】:这是一个老问题,当然是法大,党的活动也应当在法律
规定的范围内进行,不能违反法律。

  20.老子的队伍重开张:杨先生,目前司法实践不能援引宪法条款,致
使司法解释与裁定非常困难。网络法律实践可否从具体层面突破,以为宪
政建设与改革铺路?

  【杨立新】:宪法是基本原则,也是立法的基本精神。虽然在司法实
践当中不能直接援引,但是基本精神是可以援用的。我同意你的观点,应
当在司法和实践中从具体层面突破,作出司法解释或者裁判,取得经验。
这是当前急需的。

  21.我家住在动物园:杨教授:网络立法应该在行政法的范畴内,好象
和民法不沾边!

  【杨立新】:对于网络的管理,是行政法的问题。对网民权利的规定
和保护,应当是民法调整的范围呀。就像是著作权法等知识产权法,那不
是民法的内容吗?这一部分内容应当是民法的调整的范围。

  22.两手一摊耸耸肩:杨厅长:为何不回答“关于精神损害,法律如何
判定损害的程度?”的问题?难道精神损害在中国不是越来越受关注吗?

  【杨立新】:我是专门研究侵权法的,关于精神损害当然是我研究的
范围。我不是不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我的眼睛不够用。看不全这么多提出
的问题,所以有所忽略。
  对于精神损害的确定,我认为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精神利益的损失
,一方面是精神痛苦。这两方面都构成精神损害的内容。怎样判断损害的
程度?那就要看精神利益损失的大小和精神痛苦的轻重。从这两个方面,
大体可以确定精神损害的程度。在中国的立法和实践中,对精神利益的保
护还是重视的,这一点还是民法通则的功劳。在制订民法典的时候,一定
会总结经验,把这方面规定得更好。

  23.test1234:再问著名民法专家杨立新先生,北京对没有三证的民工
给予拘禁和身体伤害,法理允许吗?

  【杨立新】:对于你说的情况,我不太了解。不论什么情况,非法拘
禁和身体伤害都是违法的。

  【杨立新】:告别网友,感谢大家提出了这么多的问题。有些问题我
还没有看全,没有回答,主要是网络的速度太快了,而我的眼睛又不够用。
向各位道歉。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