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谈“九·一八事变和日本的自由主义史观”·北大历史系东北亚所所长宋成有


  编者按:2000年9月17日15:00,社科院世界史所研究员汤重南、北大历史系
东北亚所所长宋成有做客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强国论坛(www.qglt.com),谈“九·一八
事变和日本的自由主义史观”。现将宋成有教授的访谈内容整理如下:

  宋成有:今天下午是中美女子足球赛,我想大家对这次比赛
很关心,在这里和大家谈一谈中日关系,很高兴。

  网友:请介绍一下日本“自由主义史观”
  宋成有:自由主义史观的概念,大家可能比较陌生,下面是
否可以简单介绍一下。
  日本“自由主义史观”介绍
  1.表面上标榜自由主义
  实际上是自由地、随心所欲地篡改侵历史,为军国主义侵略
战争翻案。
  2.代表人物
  东京大学教养学部教授藤冈信胜,搞教育学研究。无线电通
讯大学教授西尾干二,搞德国文学研究。漫画家小林yoshinori。
  3.代表作品
  藤冈:《教科书未曾教过的历史》1.2卷;西尾:《国民的历
史》;小林:《战争论》
  4.观点来源
  林房雄“大东亚战争肯定论”。司马卫太郎“司马史观”
  5.主要观点
  批判所谓“共产国际史观”。批判所谓“东京审判史观”。
所谓“反日”——明治维新不彻底,军国主义道路是所谓“黑暗
”、“自虐”的历史观。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侵华战争、太平
洋战争都是所谓“自卫战”。
  这种史观近来影响很大,比如漫画书《战争论》发行量几十
万册,一个中学生看了此书以后说“如果老是痛痛快快谢罪的话
,是不负责任和无知。另一个高中生看了这个书以后,说“怒火
万丈,这个怒火喷向日本的左派,美国人和中国人。但是本人是
高中生,没有发言权,因而感到十分恼怒。”发表这种言论的中
学生是有代表性的。

  小婉: 日本制造柳条沟事件其长线的政治目的是什么?日本
今天的自卫队自卫到了他国,难道不是对其昨日的自慰?
  宋成有:“柳条沟”的“沟”是错误的,正确的应该是“柳
条湖”。这个事件是日本军国主义推行大陆政策的产物,如果要
是思考长线目的的话,关键是抓住大陆政策问题,大陆政策是明
治维新以来,日本政府长期推行的政策,这个政策就是要灭亡中
国,把中国变成日本的殖民地,所以在九·一八事件发生之后,
七·七卢沟桥事变不可避免,日本军国主义的全面侵华战争有势
必引发太平洋战争,在太平洋战争期间,日本军国主义搞出了一
个“大东亚共荣圈”,建立了血腥的殖民统治,使他的大陆政策
发挥到了极点,因而最终以失败告终,当时如果从世界范围来看
,日本与纳粹德国、法西斯意大利形成了轴心国集团,试图瓜分
世界,但是最终惨败于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国的猛烈打击之下,这
样他的长期最终目的以失败而告终。这就是历史的结论,但是今
天日本有少数不甘心失败的势力,试图重温旧梦,值得高度警惕
。比如“自由主义史观”论者就是这样一批人。

  网友:请介绍一下日本批判自由论史观的正义学者
  宋成有:田中彰,北海道大学历史学教授。大日万纯夫,早
稻田大学史学教授。山田朗,明治大学史学教授。石山久男,历
史教育者协会秘书长。上杉聪,日本战争责任资料中心秘书长。
吉田裕,一桥大学教授,等等。

  泰坤: 如何可以制约日本的右翼势力?
  宋成有:日本右翼势力在日本活动,谈到制约的话,首先日
本政府有责任,约束他们的违规行动,例如跑到钓鱼岛上胡闹;
其次寄希望于日本国内的和平民主势力,同他们展开斗争。作为
中国人,我想主要是把自己的事情办好,让国家强大起来。强大
到右翼不敢胡作非为的程度。

  吉安: 吉安请汤重南、宋成有看日本的人皮博物馆,请问:
你们看过吗?你们知道吗?
  宋成有:这位网友请提供人皮博物馆的具体地址,下次去日
本设法参观一下。我的电子邮件地址是song@yeah.net

  吉安: 吉安希望宋成有从今天起把日本“自由主义史观”定
义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翻版,而不是相反!这点本质的东西一
看就透,也值得花钱研究?军国主义=1,自由主义史观=1,1=
0.5+0.5,1X1=1, 很简单。[0.5+0.5]x1=? 还需要研究吗?
  宋成有:确切的说,自由主义史观是用篡改历史为军国主义
侵略翻案。

  六木树枝: 请问宋先生:日本的“军国主义信念”和日本领
土“狭小”有直接关系吗?
  宋成有:“领土狭小”、“资源贫乏”只是日本军国主义对
外侵略的一个借口,所谓联系就是如此。

  好好人0745: “韩国可以抵制日货,我们民间想成立抵制日
货的组织,政府为什么不同意??
  宋成有:韩国抵制日货是在一定的历史时期以内的时期,目
前日韩关系密切,未发现有抵制日货的举动。

  FreeBSD: 日本国民与日本军国主义是一丘之貉。
  宋成有:“日本国民与日本军国主义是一丘之貉”这句话不
太准确——还是应当把日本国民与日本军国主义区分开来,这不
仅是个政策问题,而且也是历史事实。例如,1873年日本实行征
兵制,当时的日本国民采用各种办法逃避征兵,甚至举行暴动,
反抗征兵。但是后来在政府推行军国主义教育的毒害下,日本国
民在后方为侵略战争的胜利欢呼,给人造成一种国与民一体的印
象,当然作为日本国民有责任反省,避免历史悲剧的重演,但是
还是应该看到,国民和政府不是铁板一块,中国人能够和日本国
民团结起来,共同反对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逆流,维护和平,发
展友好,这恐怕是件好事情,这比称他们为一丘之貉要理智的多
,这位网友你以为如何?

  感慨万千:请问:宋老师您的书今年能出来吗?《日本十首相
译传》人民出版社、《战后东北亚国际关系史研究》两本
  宋成有:《日本十首相译传》年内出版没问题,另一本恐怕
到明年10月。

  我要做一个中国主义者!: 你们对产经新闻在中日友好方面
的大量工作如何评价?
  宋成有:产经新闻是日本三大报纸之一,影响面很大,近年
来,在这家报刊上发表了不少对中国不友好的言论,藤冈信胜的
自由主义史观就是在产经新闻上做了大量的连载,产经新闻的编
辑部应该反省他们对华的立场。这位网友你对产经新闻有何评价?

  犁: 我们学承认日本民治维新的成功,学习他们的团结拼搏
精神,加强中日文化交流,自强就可以维护友好!
  宋成有:这位网友看来对日本近代史有不少了解,明治维新
之所以说它成功,是因为日本摆脱了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危机,但
代价是中国、韩国的沉沦,和日本走上军国主义道路,1945年战
败投降,因而开始第二次“维新”,所以不能一概而论的称之为
成功,至于团结拼搏精神在战前即所谓“忠君爱国”精神,武士
道精神,作为中国人很难把这种精神称之为“团结拼搏”,至于
加强文化交流,促进国家的发展这个意见我很赞成,中华民族历
来以坚韧不拔称著于世,也就是鲁迅所说的韧的战斗。一个真正
有远大理想的民族不怕以强敌为师。

  我要做一个中国主义者!: 产经新闻驻京记者古森义久说:
中共逼迫日本青少年看侵华展览,这是在任由中共洗脑!”
  宋成有:不知这位网友提供的信息是否准确,如果准确的话
产经新闻驻京记者古森是在编造新闻。每年假期有不少日本青少
年来北大访问,访问活动是经过双方协商确定,其中也包括参观
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参观的日本青少年经常为日本军国主义
的残暴罪行所震惊,说他们在中国看到了教科书上没有真实反映
的内容,很受教育,表示要为中日不再发生战争做努力。不少青
少年是流着眼泪这样说的,应该说绝大多数的日本青少年是有良
知的,问题是日本国内的历史教育有问题,这种活动是经过双方
协商的,而不是强制,过去是这样,今后还是这样,所谓“洗脑
”完全是冷战语言,作为一个随时报道最新动态的记者其立场仍
然停留在冷战时代,使人感到不可思议。

  感慨万千:您带的东北亚史研究方向博士生有多少?研究日
本的学者是不是还是太少啊?
  宋成有:研究日本的学者不少,比如包括研究日本经济、文
化、语言、历史、社会等领域的学者全国近1万人,其中有些是跨
学科的学者、研究者,有不少还是民间人士。以日本史研究为例
,全国最大的民间学术团体叫中国日本史学会,会员达360多人,
不比美国研究者少,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日本史研究发展迅速
,特别是通过与日方多种形式的交流与合作取得了若干研究成果
,研究水平也在提高,并得到了日本学术界的承认。80年代初期
日本学术界认为中国日本史研究相当于中学水平,到90年代中期
日本学术界惊呼不可小视中国日本史研究的水平,有的学者呼吁
日本史学界应当虚心听取中国学者的见解,由中国学者写成的日
本史多卷本日本史,以在日本出版,受到好评。当然今后还是应
该继续努力,通过学术交流的渠道多掌握历史资料和研究动态,
写出有中国学者特色的研究成果。

  嚼钢咬铁:日本军力、财力已经远胜中国,是否会在将来再
次发动侵华战争
  宋成有:这位网友提出了一个重大问题,但似乎应由日本的
防卫厅来回答。

  宋成有:宋成有:今天下午能和各位网友坦率交谈,非常
高兴,希望以后以各种方式继续保持联络,祝愿中国代表团在奥
运会上取得好成绩!谢谢大家!